疫情下的巴西黑帮

世界线日,“著名”巴西黑帮“红色司令部”通知:“请石头河、穆日马以及提居其亚三个社区(均为里约贫民窟)的居民注意了!今晚8时起实行宵禁。如果有人在这个时间点后出现在街上,我们会让他学学什么是尊重。我们希望能最大限度保证居民的安全,如果政府拿不出办法,那就让我们帮派来解决。”

新冠疫情在欧美肆虐,传统强国纷纷“沦陷”。全球联系日益紧密的背景下,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独善其身。但是,颇让人担忧的是,当新冠病毒来到拥挤不堪、医疗卫生资源稀缺的巴西贫民窟,又会是怎样一番情景?

“有钱人将病毒带回巴西后,最终从健康层面而言,受损最多的将是底层民众。”

贫民窟第一个新冠肺炎确诊病例,出现在巴西首都里约热内卢西部的“上帝之城”。没错,就是2002年奥斯卡提名电影里的那个“上帝之城”。

在这样的环境里,病毒仿佛来到了天堂——疫情集中爆发、快速传播的可能性大大增加。

在全国范围内,巴西总统博索纳罗(全球首位感染新冠肺炎的国家领导人)称,对疫情的担忧“被夸大了”。他表示,巴西人年轻,巴西天气温暖,不会重演意大利的情况,这“就是场小流感而已”。

此外,在全球领导人都在想尽办法,来确保疫情时期民众收入来源稳定时,巴西总统签署临时法令,授权企业最多可停薪四个月。

在里约,州立法者通过了一个法案,授权州政府能够有补偿地强征私人财产(如酒店、旅馆等)用作隔离。同时,里约州政府关闭了部分公共交通。

除此以外,在巴西黑帮出人意料地掺一脚前,政府层面并没有采取任何专门针对贫民窟特殊情况的防疫措施。

如果你喜欢足球,你也许知道巴西足球运动员阿德里亚诺。2003年时,他在国际米兰是球会首席射手,仅上阵16场便攻入了15球。许多人将他视为罗纳尔多的接班人,认为他很有希望成为巴西队新一代领军人物。

“红色长枪党”核心成员越狱后(真的很硬核),开始分头赚钱:有的抢银行,有的贩毒。然而就像创始人之一威廉所分析的那样,抢银行效率低风险高,还是贩毒来钱快。(调研到这里的小南:?)

于是,CV在强有力的组织协调下发展成巴西数一数二的贩毒组织:他们重视国内市场(巴西是第二大可卡因消费国);也开发国际市场,与其他组织合作,将毒品贩卖至美国和欧洲。

只要不是自己帮派的人,他们都能下手。其杀人过程也极度血腥,砍头、肢解都是家常便饭。甚至有CV成员将其他黑帮成员肢解后,拿去烤肉再录成视频炫耀。

同时,靠着在贩毒行业谋取的暴利,CV有足够的资金购买精良的武器装备,这也是他们敢在当地横着走的底气。实际上,很多当地警察遇到他们时都是绕道而行,不敢轻举妄动。每次政府要针对黑帮有所行动,都不得不大动干戈,但往往也不能如愿以偿;一旦“如愿以偿”,事情过后便会遭到般的报复。

在与政府的周旋中,类似于CV这样的黑帮团伙,是有自己的固定“根据地”的——巴西大大小小的贫民窟。

2014年,在一次警察与黑帮的对决中,著名舞蹈家Douglas Rafael da Silva被误伤身亡。像da Silva这样,能从贫民窟中走出来且有所成就的人实在是少数,因此当地居民对此十分愤怒。

有人将矛头指向了警察:“警察根本没有准备好在社区里工作(指打击黑帮)。他们代表法律没错,但他们自己都不尊重法律。我们不想要这种警察。”

警察方面自己也承认民众心之所向并非当权的政府:“政府走进贫民窟的唯一一种方式,就是派警察过来。其他方面也需要走进贫民窟,我们需要对健康和教育的投资,但事实上什么都没有发生。只有警察。这样我们根本无法赢得这场(与黑帮的)战争。”

民众的不信任以及最初巴西政府对于贫民窟的不理会、不管理,成为了包括CV在内的很多黑帮能够打入贫民窟的重要原因。

“CV在贫民窟完全取代了政府的责任——他们帮助底层民众,免费分发食品、医疗用品、衣物,还给学校买教学设备,为居民支付医药费,甚至夫妻吵架还会派人去调解。”因此,疫情来袭,CV宣布全员宵禁,似乎顺理成章,自然也是没人敢反抗。(这是CV成员自己出来接受新闻采访透露的,因而也带着浓浓的正面气息)

而贫民窟的许多孩子,十几岁便开始为CV做事。或许阿德里亚诺的狐朋狗友们便是走的这条“贩毒职业道路”,一去不复返。

但说到底,街上动不动就有黑帮和警察的厮杀,谁能不害怕呢?所以也有贫民窟民众对黑帮极不待见——“警察来了,至少带枪的匪徒就少一点了;我不信任警察,但毕竟两害相权取其轻嘛。”

正如对很多当地居民来说,他们也并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走向贩毒之路。大家都知道,那只是面对贫困和客观环境的无奈之举。

当广大网友看到CV站出来抗疫的新闻,不禁打趣到“真的好感人”、“不知道该说啥,说句666吧”、“黑帮治国”……但这其实也不禁让我们反思:这种黑帮与贫民窟“融为一体”、黑帮“取代”政府的现象还会持续多久?当地的民众又会在这种无奈与恐惧中生活多久?

Leave a Reply